杭州一法院在朋友圈精准曝光“老赖”悬赏征集财产线索
您现在所处的位置: 安镇全昆网>社会>故事:她拼命赚钱给弟弟买房买车,累出心脏病后,弟弟却是这态度

故事:她拼命赚钱给弟弟买房买车,累出心脏病后,弟弟却是这态度

时间:2019-11-08 12:57:49 作者:匿名 阅读量:2089


 

摘要:在她被伪装的医生判处死刑的时候,没有这种绝望。预期的答案是,林霞心中仍有一丝悲伤。这一次男孩没有回答她,只是站起来帮她,但是林霞把他推开了。男孩仍然平淡无奇,但林霞无法平静地做这件事。林霞担心他会感冒

 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第七天小姐

林霞又被送到医院了。又是一个雨天。当她在苍白的病床上睁开眼睛的时候,她的背很冷。一阵恐惧从她心底冒出来。在她被伪装的医生判处死刑的时候,没有这种绝望。

“房子在哪里?”林霞看着病床前默默盯着自己的人,慢慢说了很久。

“成交!”

男孩没有多少犹豫,看着林霞的眼睛依然淡淡直直的,看不出有什么心情。

预期的答案是,林霞心中仍有一丝悲伤。花了很长时间才控制住他不安的心。

“车在哪里?”

“成交!”

“蓝飞在哪里?”林霞终于无法平静,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。

这一次男孩没有回答她,只是站起来帮她,但是林霞把他推开了。牵动手背上的输液管,撕裂着刺痛的血管,她也没有时间考虑,一双眼睛看着她面前的人,等待着答案。

“分裂!”

男孩仍然平淡无奇,但林霞无法平静地做这件事。他哭了一会儿,问面前的人:“它分裂了吗?为什么?你为什么卖掉你的房子和汽车?谁允许你卖的?”

二十多年来,自从这个男孩来到这个世界上,林霞就没有和他大声说话,更不用说在这样的愤怒中对他大吼大叫了。林霞累得大喊大叫。大喊大叫的人仍然没有反应,但是大喊大叫的人先哭了。

男孩看到她慢慢平静下来,然后小心翼翼地用针拉着她颤抖的手,以免她把针压进被子里。他拿了另一个枕头垫她,确保她在床上坐下之前更舒服。

“还疼吗?”男孩的声音轻而温柔。林霞不禁又脸红了。他睁着眼睛摇摇头,伸手拥抱了面前的人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今天早上,另一个病房被拔了出来。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,六个人住了两个病房。窗户附近的床是空的。拉开的窗户来回晃动着白色的窗帘,零星的雨水进来了。

林霞盯着空床,那里原来住着一个似乎不喜欢风雨的中年人。如果那个人还在那里,他一定是风一吹就把窗户封好了。

林霞喜欢雨天。过去,当林霞看着那些苍白的手和落在玻璃外面的雨水时,他总是感到有些遗憾。现在他想,要是那些手还能关上窗户就好了。

"我今天吃了你最喜欢的玉米。"

那些带着食物进来的人打破了沉默,但林霞仍然盯着窗户。他旁边的人顺着她的视线走,他们的手不停地移动,一个接一个地打开饭盒。

“轮到我了吗?”轮到我被拉出来躺在冰冷的广场上。从那以后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了。

“又下雨了。”忙碌的人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是重新开始了一个话题。

“是的,现在是秋天。”林霞终于从洞里收回了眼睛。

"我想出去散步。"

他想说外面正在下雨。他想说他担心你会感冒。他用祈祷的目光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。他张开嘴说,“我们吃点东西吧。”

他说病床上的人们笑了,他嘴角温暖的弧度终于与他的记忆联系起来。他伸出手来握住她。他突然觉得她又瘦又瘦,在秋雨中她可能会冷又冷。

他也是。他怀里的人比他想象的要瘦得多。直到那时,他才感到后悔。他醒得太晚了。

雨已经停止从病房里出来了,但是风并不大,但它并没有停止。他给她穿上一件毛衣,当她进入室外空气时,她忍不住发抖。他脱下外套,包在她身上。林霞担心他会感冒,但他只是收紧衣服,什么也没说。

她时间不多了,她必须处理好他的罪恶感。

林霞喜欢雨天。20多年前的一个雨天,林升被抱在林霞面前。他父亲说,“小霞,这是我弟弟。我们应该为我母亲好好照顾我的弟弟。”

八岁的林霞仍然不知道“for”这个词的深度。不管怎样,自从医院回来后,她就没见过她妈妈被推进手术室。林升住在家里,而不是她妈妈。

照顾林升这件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天赋异禀,没有人刻意教林霞,但是她也没有自学把他照顾得很好。

林升第一次被送到幼儿园时,天还在下雨。林升抓住她的腿,哭得像一个被遗弃的小猫。林霞手里的雨伞习惯性地偏向他。他浑身湿透,抱着孩子说,“林升不好。我妹妹会感冒的。”

这个孩子只是感冒了,他经常在半夜没有呼吸的时候鼻子被堵住。他抱着她哭了。林霞的话似乎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痛苦经历,他突然放弃了。豆达的眼泪还挂在眼皮上,他委屈地说:“姐姐一定要来接我!”

林霞十五岁时,他的父亲就去世了。初中毕业后,那些完成学业的人瘦弱的胳膊和腿还没有完全伸展开来,因此被推到了生活的前线,支撑着林升的日子。

她用小手洗碗花了十年时间,最后把林升从小镇送到大学城。林升离开时,她去给他送行。他已经比她高一肩了。这件大尺寸运动服就像是他量身定做的衣服。太荒谬了。她的林升穿着“高定”吗?

她在他面前显得又小又瘦,让人不禁产生错觉,认为不是她抱着他长大的。

“姐,跟我来!”他又说了这句话,林霞只是笑着摇摇头。他经历了他开始的美好生活后,她怎么能把他拖垮呢?

上车前,他拥抱了她。他说他会再等他一次。当他长大后,他会在回来的时候照顾她,回来的时候去接她。

司机不耐烦地按喇叭,林升不得不转身离开。他从未回头,也不会回头。她不敢毫无顾忌地盯着山墙。她的孩子真的长大了。他泪眼模糊,最后消失在车门里。

直到汽车从她眼前消失在天空中,她才收回目光,低头看着她挨打的手。她终于把她的孩子送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。

林升不知道的是,半小时后她上了公共汽车,去了他的城市。天地都是强大的,她怎么能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另一个陌生的广场上呢?

大城市真的不同。林霞,就像原始森林误入歧途的山兔,蜷缩在街角,一时不知所措。她确实害怕,而且一直如此,但是她也习惯于把她的恐惧整理好。

然而,在另一个空间,她仍然日夜努力工作。没有背景和知识,她只能坚持不懈地比别人更努力地工作。也不挑挑拣拣,只要能挣钱,脏苦不拒绝。

林升毕业的那天,她难得一次独自走进购物中心。她生平第一次花了300多元买了一条裙子,并选择了一双不太贵的鞋子。最后,我没有忘记在花店买一束花。

这所大学真的很大。她走了许多弯路,请许多人去找礼堂。从远处,人们可以听到清晰而准确的说话声音,穿过厚厚的一扇门,萦绕在她的耳边,却又如此清晰地将她与另一个世界隔开。

偶尔来访的人高贵而庄严的外表被他们神圣的学术服装衬托出来。他们精致的妆容并没有隐藏他们年轻的活力。

林霞握着花的手不安地混合着,不知不觉地退缩了,以免他周围的气息接触到高贵的身体。她有些后悔,不管她是否不该来。

像这样想着她的腿赶上了她的想法,她想无缘无故地逃跑。

“姐姐。”但在接下来的一瞬间,是熟悉而漫长的声音呼叫。

当她听到转身的声音时,男孩跑向她,没有掩饰他的喜悦。在过去的14年里,当学生服装被风掀起时,它袭击了她。所有的痛苦都在瞬间被冲走了。她只感激她从未放弃并好好照顾她的儿子。

当她说不出话来时,她陷入了一个又宽又厚的怀抱。这孩子比四年前高一点。她必须向后仰着头才能注意到他。他已经完全长大了。在英俊的五官上,她的记忆模糊的父母也变得清晰起来。

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你为什么不让我来接你?”他假装生气地问道。

她没有说她四年前来过,和他同一天到达这个城市。只是宠溺地笑了笑,递给他手中的花。

“毕业快乐。”

他拿起那束鲜花,把她拉向等候的人群。她有点害怕,试图挣脱他的手,但当她的男孩长大后,她没有机会挣脱。

“我妹妹,我经常告诉你。”他说。

他笑得如此开心,以至于他比四年前收到通知时更开心。这更像是给他一个全世界都不会交换的宝藏。他的冷静打破了她的自卑和顾忌,微笑着回应了朋友们的问候。

林霞放学时似乎心情很好。他很少被拖着说很多话。他静静地听着,偶尔微笑着回应。直到他被拉进一个小社区,他才疑惑地问道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林霞笑了笑,一声不吭,把他拉进了一栋单元楼。有三个房间和一个大厅的房子可能还没有装修,所以空房子特别宽敞。

当他疑惑的时候,她微笑着递给他红色的笔记本。这个样子,他以前是怎样的样子,不管他拿了多少次第一名,他都很高兴把自己的成绩单交给她表扬。

当他看着面前这个又瘦又瘦的人时,他心中充满了抱怨,变成了眼泪。他想再次拥抱她。十多年来,他从未问起过她的痛苦。他只是想欺骗自己和他人。他可以不经询问就假装她做得很好。

他后悔了。他想回到14年前,拥抱她,告诉她,“这不值得。失去他的一生是不值得的。”

在他能从房子里消化之前,她把他带到楼下的地下车库,来到一辆黑色的汽车前。

他对汽车没有任何研究,他知道他正在看的只是一张不起眼的小卡片,最多不超过10万张。

"我用我所有的钱买了一栋房子。"她像个认错的孩子一样低下头,为没能给他买一辆带好桌面的车而感到内疚。

他突然想哭,想骂她。经过近30年的生活,他不能自私吗?哪怕只有一次,自私地为自己争取一次。

但是他怎么会愿意骂她,他怎么会忍心,他只是白哭了一场,抱着她。

“没关系,我以后会挣钱支持你的。”他说。

但她还是离开了。他上班那天打电话来,说他会去接她。她说她已经回到了她的家乡,她说她在大城市很害怕。

她说的一半对一半错。她害怕呆在大城市,但她回来的是她昏暗狭窄的租来的房子。她继续在大城市的边缘非常小心和活跃,并继续日夜以血换钱。

她知道她的孩子是一个好女朋友,而且她已经长大了,很富裕了。她不想让她的孩子低人一等。她给他存了十多年的钱,干净利落地拿出来,给他买了一栋小房子和一辆小汽车。

她知道这还不够,她必须继续努力。

我第一次进医院时,天还在下雨。我把试卷递给了她。

“心脏病”

她的表情像医生一样冷静。穿白色衣服的男人似乎只是在宣布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。她只是一个冷眼旁观的局外人。

医生说她累了,他们都要求她好好休息并住院治疗。

她拒绝了,甚至没有吃药。不管怎样,没用,为什么要浪费?她要走了,再也不能照顾她的孩子了。再坚持一分也很好。

她工作更努力,每分钟挣更多的钱。其他人都嘲笑她生来就带着钱。她也笑了。她是。只有当她富有时,她才能感到宽慰,她的孩子才能在各个方面过上更轻松的生活。

回首她不短也不近30年的生活,事后她感到苦涩,喉咙发堵,呼吸带着苦涩的味道在鼻孔间扩散。此时她只是有点害怕,害怕孩子会再次像她一样生活。

几个月后,她又被送进了医院(作品名称:“像雨天”,作者:第七天小姐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新疆11选5 澳洲三分 1分钟极速pk10 快乐8下注

随机文章
美丽新江阳 政务新力量
梁艺:轮椅上演绎爱的传奇
让党员风采在渠道之路上更加闪亮——记卫辉市邮政分公司唐庄支局
国务院办公厅:中国明确猪肉自给率保持在95%
习近平等瞻仰毛泽东同志遗容
未来无界 9月16日vivo NEX3 5G旗舰新品邀请函
“十一”黄金周巢湖迎客192万人次 揽金近4亿